贪官司机受贿案观察:领导调动到哪带到哪,亲

2020-08-31  来源:  作者:资阳新闻中心

(原标题:贪官司机受贿案观察:领导调动到哪带到哪,亲密关系如何变现)

12309中国检察网近日发布的一份起诉书显示,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的司机周某被检察机关指控利用影响力受贿450万元。周某曾当张琦的司机13年。
2020年6月下旬,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因受贿7244万余元,被判有期徒刑15年。与张琦案相似,张茂才有一个跟了他19年的司机乔立志。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在张茂才被判之前,乔立志因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7年。
贪腐领域这样的“高官+司机”组合并不鲜见。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搜集到21份贪官司机利用影响力受贿的判例,涉及湖南、江西、广东、浙江、吉林等全国多个省份。其中11个落马原部、厅级高官司机贪腐案例显示,这些专职司机跟随领导时间最长的达20余年,领导调到哪里,司机也跟到哪里,有的哪怕只是以借调的名义。作为领导的身边人,这些司机有的跟领导亲如家人,有的甚至代行了市办职能。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上述贪官来说,可谓“流水的职务,铁打的司机”。
有专家表示,权力与身份带来了寻租空间,官员调到哪将司机带到哪,是借调制度的异化,这种异化往往为腐败打开方便之门,要堵住这个腐败之门,就必须严格规定借调制度的条件、程序、标准和细则。
调到哪带到哪:流水的职务、铁打的司机
2019年3月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消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当月底,张茂才的司机乔立志被调查。
这当然不是巧合。
相关判决显示,1992年至2011年,乔立志给张茂才当了19年的司机。
据张茂才的公开简历,1992年,张茂才由山西省委宣传部干部处处长升任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正式成为一名厅官,拥有了可以“分配”一名专职司机的地位。
在此后的19年中,张茂才一路高升,先是于1999年调往临汾市任职,历任地委委员、组织部长、临汾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职;2006年,又调任运城市委书记;两年后,调任晋城市委书记,主政晋城4年。
张茂才职务逐渐走高,跟着得势的,还有他的司机乔立志。直至2012年1月,张茂才当选山西省政协副主席,晋升至副部级,乔立志才没有继续给张茂才当司机。
所谓“流水的职务,铁打的司机”,在张茂才与乔立志的身上体现得尤为充分。值得关注的是,哪怕是借调,张茂才也把乔立志带在身边。
据晋城市委办公室出具的情况说明显示,2008年1月至2011年12月,张茂才任晋城市委书记时,乔立志的人事、工资关系并未转至原晋城市委办公厅及晋城市人民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
6月24日,山东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张茂才于2002年至2018年间,直接或者通过其近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244.4465万元。
而乔立志即便已不是张茂才的司机,仍利用张茂才司机的身份及影响力,直至2018年仍在受贿。法院查明,2009年至2016年,乔立志利用其是张茂才司机的身份,通过向时任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贺某、李某打招呼的方式,为付某承揽了多个工程,共计中标工程价共计约3.6亿元。从2009年至2018年,乔立志在个人建房、购房、装修房等事项中,先后收受付某好处费共计375.8308万元。
交通厅长用了21年的司机,已亲如家人
落马贪官青睐同一专职司机19年,并不是时间最长的。
在21份贪官司机的判例中,时间最长的是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王树森的专职司机李金山,在王树森身边长达21年。
判决书显示,至少从1994年开始,李金山便开始担任王树森的专职司机,直至2015年王树森落马。其间的21年间,王树森从吉林省公路勘测设计院副院长、院长逐步升迁,先后任吉林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吉林省政府副秘书长(正厅长级)、办公厅党组成员。
2015年8月8日,吉林省纪委宣布王树森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一年后,李金山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法院审理查明,在担任王树森专职司机期间,李金山与吉林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某某(另案处理)相识。后江某某找到李金山,要求其帮忙向王树森说好话以争取建设工程。李金山遂通过向王树森说好话、向江某某通报王树森工作安排、生活动向和帮助收受江某某给王树森的财物等,为江某某获得高速公路建设工程提供方便和帮助。
2009年5月,经李金山同意,江某某帮助李金山联系购买了一台价值122万元的挖掘机。李金山只首付了20万元,其他102万元挖掘机款都是收受江某某的。后该挖掘机在2009年6月至2013年12月期间,由吉林省建设集团租赁使用。江某某又以付挖掘机租赁费的名义,分四次给予李金山人民币170万元。其中,除去李金山投资的20万元应得利润28万外,李金山非法所得142万元。
判决书记载,王树森的证言证实,李金山给他当了21年司机,和他处得非常好,“像自家人一样,他家的大小事情都是李金山给办的”。在王树森2008年当上交通厅长后,李金山经常跟他说江某某的好话,他也知道李金山说好话的意思是想让他在工程上照顾江某某,他也给了江某某不少工程,且给江某某工程与李金山说好话有关系。
李金山供述称,他给王树森开了20多年的车,平时总在一起,与王树森关系很好,王树森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是他来办。
“长期唯一驾驶员”的能耐
一名“副部级贪官”的专职司机有什么能耐?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的司机杨颖波的“权力”是一个典型。
判决书显示,自2002年至2018年1月,杨颖波担任李贻煌的专职司机长达16年。这16年中,李贻煌先后任职江西铜业股份公司总经理、江西铜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西铜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等职;2011年8月至2013年1月,李贻煌任鹰潭市委常委;2013年1月升任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2018年1月,李贻煌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法院查明,2012年至2018年间,应妻弟孙某请托,杨颖波利用李贻煌的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多次向江西铜业集团公司下属德兴铜矿、永平铜矿等矿领导打招呼,为孙某控制经营的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多次收受孙某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142.3788万元。
比如,2011年底,德兴铜矿确定了2012年度硫酸渣采购商名录并分配好销售计划量。2012年六七月份,应妻弟孙某请托,杨颖波向时任德兴铜矿矿长刘某打招呼,帮助孙的正旺公司获得德兴铜矿硫酸渣采购资格并在采购量上得到关照。2013年下半年,杨颖波又向时任德兴铜矿矿长管某打招呼,帮助孙的川顺公司获得采购资格并在采购量上得到关照。
2012年2月,应孙某请托,杨颖波向时任永平铜矿副矿长何某打招呼,帮助正旺公司获得永平铜矿硫酸渣采购资格并在采购量上得到关照。2013年下半年,杨颖波又向时任永平铜矿矿长黄某打招呼,帮助川顺公司获得永平铜矿采购资格并大量采购硫酸渣。
杨颖波的招呼很有用。多名证人证言称,因为杨颖波是大领导李贻煌长期唯一驾驶员,所以,杨颖波打招呼,德兴铜矿和永平铜矿给予孙某名下公司优待。
杨颖波利用大领导的影响力,为自己的亲戚谋了利益,李贻煌更不含糊。据李贻煌案判决显示,2013年3月至2016年5月,李贻煌利用担任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的职务便利,指使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人员,挪用公款共计人民币1.473亿余元供其亲属进行营利活动。
2018年12月,杨颖波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2019年1月29日,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李贻煌犯受贿、贪污、挪用公款、国有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20万元。
霸道书记的司机:代行市办职能
湖南李亿龙案显示,作风霸道的市委书记的司机,竟然代行了市办职能。
2018年5月1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当年1月18日,湖南长沙县人民法院认定衡阳原市委书记李亿龙的司机、联络员粟炯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
李亿龙被称为“霸道书记”,其霸道也体现在对司机的选择上。判决书显示,粟炯未经正规文件任命,仅李亿龙一句话,即从湖南怀化借调到衡阳,成为李亿龙的联络员,代行衡阳市办对李亿龙的服务保障工作,为李亿龙报私账,帮李亿龙贪污,同时利用李亿龙换车之机,瞒天过海私吞11万元购车款。
粟炯有一个“奇怪”的身份:李亿龙的联络员。
判决书上,对被告人粟炯的身份描述是:原系怀化市经济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被借调担任原中共怀化市委书记李亿龙的司机兼联络员、原中共衡阳市委书记李亿龙的联络员。
粟炯为何成了李亿龙的联络员?从怀化到衡阳,从司机兼联络员到联络员,又是一种怎样的身份变化?
怀化经开区的人事档案显示,粟炯于2003年1月退伍被安置至怀化市经济开发区工作,2012年2月任怀化经济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
中共怀化市委办公室、衡阳市委办公室出具的相关文件证明,粟炯的人事关系在怀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2008年3月,李亿龙由怀化市长任怀化市委书记,在怀化市委书记位置上整5年。从2011年1月开始,粟被借调担任李亿龙的专职司机,直至2013年3月李亿龙调离怀化,担任衡阳市委书记。
在李亿龙调任衡阳后不久,粟炯也被从怀化借调到衡阳,继续担任李亿龙的司机、联络员。
相关证言显示,粟炯被借调衡阳是李亿龙指定要的。
曾任衡阳市委常委、秘书长、市政府副市长的罗某证言称,李亿龙调任衡阳不久,明确给其说过,让粟炯来担任其联络员,方便保障其在衡阳、长沙的生活和工作。“粟炯的组织关系一直在怀化经开区,三年内都是办的借调手续在衡阳工作。衡阳市委、市政府或其他部门没有就粟炯的工作出过相关文件,但实际上粟炯一直履行市委书记李亿龙联络员的工作职责。”
在李亿龙身边5年多时间,粟炯的工作并不只是个开车的。
官方出具的相关证明显示,2011年1月至2013年3月,粟炯除了担任李亿龙的专职司机,还为李亿龙执行公务提供服务,报销相关公务开支;2013年4月至2016年,在衡阳担任李亿龙专职司机、联络员期间,粟炯为李亿龙服务的内容是:安排日程工作,负责需李亿龙签阅文件的上传下达,联系保障李亿龙的公务开支等。
曾任怀化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谢某证言称,怀化市委办虽然没有纸质文件证实粟炯是李亿龙的司机,但粟炯事实上确实是李亿龙的司机,主要为李亿龙开车,在出差时为李亿龙服务并保障公务开支。李亿龙曾给其说过,他的公务开支都是通过秘书或司机来报销,要其自己审批签字。所以,只要是李亿龙的司机或者秘书拿来的发票,告诉其是李亿龙的公务开销,其都签字报销了。关于李亿龙车辆的费用,无论是维修、报销、装修、燃料,市委办都是绝对保障到位的。
罗某证言称,粟炯在衡阳工作期间,是代行了衡阳市办为李亿龙服务保障的工作,所以粟炯可以在衡阳市办报销李亿龙的公务开支。“其实,衡阳市办是无法区分粟炯拿来的发票是否是李亿龙的公务开支的。只能根据财务制度,将一些明显不符合财务制度的发票如金额明显过大、发票品类明显不符等予以剔除,不给粟炯报销。”
2016年4月1日,刚调任湖南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李亿龙在回长沙的高铁上被控制。一周后的4月8日下午,湖南省纪委发布消息:李亿龙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判决书显示,在李亿龙高铁上被控制的当天,湖南省纪委也对粟炯的违纪问题予以立案审查,并决定对粟炯“两规”。
“借调”是什么玩法?专家:借调制度异化打开腐败之门
近年来,随着不少身居高位的官员应声落马,其司机也跟着被查处,已成为一种现象。落马高官和司机,是如何将命运之绳绑在一起的?
“我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可以说是腐败的温床。”著名刑辩律师朱明勇说,按常理,一个官员调到新的地方担任新的职务,当地配备新的司机更熟悉当地的环境、风土人情和工作惯例等等,而官员为什么还要带以前的司机一起“调动”,说明宁愿信任身边的人,而不相信制度安排。而司机往往不是国家公务员,是受聘用的公勤人员,并不属于组织部系统管理的干部,不是可以随意调动的,这种调动往往是通过官员自己的权力,背着上级组织私下运作,本身就是一种腐败,同时也恰恰说明,领导和司机关系的不正常。
朱明勇说,这种现象也说明,对于官员来说,好用的司机并不易找,忠诚、聪明、能吃苦、能保密可谓是好司机的几个必要条件。而司机为什么愿意跟着官员走?一方面,平时领导吃肉他可以喝汤,帮亲朋好友办事也能私下斡旋赚钱,另一方面,有的司机也盼着有一天领导能给他安排个好去处。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湘潭大学教授吴建雄告诉澎湃新闻,从目前社会状况来看,司机不仅仅是充当官员的“司机”,很多时候已经演变成官员的秘书或助理。官员出行靠司机、处理个人事务靠司机,导致他们的关系从工作性质变成了人身依附性质。当司机以最亲近的“优势”成为贪腐高官工作生活的助手时,也就自然是其腐败不可或缺的帮手。
就司机的工作性质而言,其不像领导干部那样受到多方面的监督制约,这就使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为腐败官员服务的同时为自己打捞好处。这正是为什么有的贪腐高官落马后,其司机被判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缘故。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高官调任、升迁,司机往往通过借调这一“玩法”,陪伴其左右。
吴建雄介绍,借调是上级机关为了完成某项中心工作而抽调下级单位人员帮助一段时间工作的制度。因为借调不属于正式调动,不需要进行政治审查和按照程序办理相关手续。这项不成文的制度目前在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客观存在。
“从腐败高官的司机贪腐的现象看,一个司机能服务官员一二十年,在很大程度上钻了借调制度的空子,是借调制度的异化,而这种异化往往为腐败打开方便之门。要堵住这个腐败之门,就必须严格规定借调制度的条件、程序、标准和细则。”吴建雄说。
在湖南省刑法学研究会原副会长、湖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原主任贺小电律师看来,高官司机腐败,仍然是一个制度性问题。领导对司机的选择涉及性格、安全、秘密等各种考虑,如果不带老司机,新司机同样也可能受贿。“司机受贿只是表象,最终问题还是体制,大权力主宰着小权力。”
吴建雄也认为,腐败高官的司机涉腐,是一种“裙带腐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裙带腐败的核心点、关键点还是在官员本身。所以,应当从制度上根除这种现象,比如提倡官员尽量使用公共用车,不配专用司机;严禁杜绝由司机传号施令,严禁由司机处理官员个人事务,严禁司机帮官员报销各种费用;对官员配备司机的建议一年一轮换,官员异地为职的或者调离原工作单位的,不得从原工作单位调入司机等。

版权所有 资阳新闻中心
苏icp备15014293号-1